抗日英烈傳奇:百人敢死隊血灑高峰隘
趣歷史 2013-06-28 11:16:22

  阮劍八本是一名學生,日軍占領了他的家鄉,他被迫躲進山洞里,因為不堪忍受山洞里面跳蚤太多這個簡單理由他決定去當兵。因為阮劍八是本地人,他曾為進攻的敢死隊帶路。不久他又回到了學校讀書。在每周由老師做的時事報告上,他才知道,原來他稀里糊涂地參加了一場大仗--昆侖關戰役

  不堪跳蚤咬決定去當兵

  日軍占領高峰隘,村民們都躲到山洞里,里面跳蚤太多,阮劍八不堪忍受決定去當兵

  1939年11月的一天晚上,廣西桂林遷江縣,省立第一中學初中一年級學生阮劍八與同學還在河中戲水(因南寧戰事緊張,他們的學校從南寧輾轉搬至遷江縣,在合山煤礦公司的廠房里開學上課),突然看到一條長得望不到盡頭的車龍亮著大燈向他們開來。車上裝滿了全副武裝的士兵,有的載著坦克,有的拉著大炮,一路車聲轟轟,煙塵滾滾。這是杜聿明的第五軍,號稱“鋼軍”,有裝甲兵團、騎兵團、炮兵團、工兵團,裝備精良,是中國第一支機械化武裝的部隊。他們從湖南開來,準備在桂南阻擊日軍的進攻,保衛當時中國政府取得外援的主要通道“西南國際交通線”。

  1939年11月14日,日軍在北海登陸,開始向南寧進攻。24日,日軍攻陷南寧。11月26日,日本組成邕欽兵團,由第5師團長官今村均指揮,在飛機掩護下猛攻高峰隘,12月1日高峰隘失守,4日日軍占領昆侖關。接著暫停進攻,調整部署,雙方以昆侖關一線山地為界,暫時對峙。

  時任桂林行營主任的白崇禧于1939年11月19日由重慶飛桂林,21日率部抵達遷江,設立行營指揮所,離阮劍八的學校很近。一天晚上,老師突然把學生全部叫醒,說,白總參謀長說打仗了,這兒太危險,家里還沒被日軍占領的同學,可以回家。阮劍八睡眼惺忪地就上路了,步行數日回到家鄉武鳴縣伊嶺村。昆侖關外的重要關口高峰隘就在他們村邊。回到家時,日軍已經占領了高峰隘,經常騎著馬跑下山。阮劍八說,日軍看見婦女先奸后殺,看見男的就抓到高峰隘去當挑夫,看見屋子關著門,就踢門而入,搶光東西后燒房子。阮劍八的家人及其他村民們都躲到了山洞里。

  2005年5月16日,81歲的阮劍八帶著記者重訪他當年藏身的山洞,同行的還有他的侄兒--已經退休的糧食局老干部阮本勤。阮本勤當時只有幾歲大,也在洞里生活。

  記者看到,他們66年前藏身的山洞洞口很小,貼著山腳向地下伸展,要很小心地彎著腰才能走進去,內部狹小逼仄,底部是濕滑的黃土。初一看,最多也只能住七八個人。但當年這兒卻藏了十多戶人家,50多人。阮劍八向里指了指說,其實洞很長,足有好幾十米,另外還有諸多支洞。村民們拿點稻草,鋪在地上就睡了。阮建八卻怎么也睡不著。“跳蚤太多了,咬得厲害。”

  當年附近還有桂系31軍135師508團的一個排埋伏。排長人不錯,經常過來看看村民生活得如何,還跟阮建八等人聊天,不久就很熟了。被跳蚤咬得受不了的阮劍八,終于有一天偷偷跑去找排長,說要跟他當兵去。說起當年因為怕跳蚤咬而當兵的事兒,阮劍八咧開嘴,露出了純真的笑容。

  排長說,你要來當兵也行,但要團長同意。于是領著他來到團部駐地。先給他穿了一套暗綠色軍用棉衣。當時阮劍八才15歲左右,棉衣下擺遮過了膝蓋。他就穿著這身滑稽的軍裝見到了團長。團長蔣雄,廣西灌陽人,平時很嚴厲的他見了阮劍八這個滑稽樣子也笑了。他聽說阮劍八上過中學,就問他:“你讀過書,在學校的科學研究小組里學過東西,那我問你,什么是科學?”阮劍八脫口而出:“有計劃、有組織、有紀律就是科學。”團部的人一下全都哄笑起來。團長說,小家伙有培養前途,好,來吧,以后送你上黃埔軍校深造去。他當時沒想到的是,這句話日后真的實現了。他有文化,蔣雄就先把他分到團部書記處寫公文。

  當年爭戰地山頭被削平

  高峰隘是昆侖關的一個天然屏障,一夫當關萬夫莫開,1949年以后新修公路山頭被砍掉一大塊

  1939年12月7日,蔣介石決定反攻。8日白崇禧將此決定轉達各部,目標是“攻略昆侖關而后收復南寧”,12月中旬,國民黨軍隊集結基本完成。

  桂林行營反攻南寧計劃中將桂南附近國軍分為北、東、西三路軍:北路軍(第5軍杜聿明、99軍之92師梁漢明)為主作戰軍,向昆侖關攻擊;東路軍(46軍何宣之175師馮璜及新19師黃固、66軍葉肇、第三挺進縱隊)擔任破壞或襲擾郁江南岸及邕欽路敵后交通;西路軍(46軍之170師黎行恕、31軍韋云淞之135師蘇祖馨、131師賀維珍及188師魏鎮)以170和135師攻擊高峰隘,以將敵主力吸引至該方向。阮劍八所在的135師508團在西路,負責對高峰隘陣地的正面攻擊。

  12月18日,昆侖關戰役全面打響。

  當日,白崇禧親自來到508團駐地伊嶺村,跟團長蔣雄布置攻打高峰隘的計劃,當時三個營長及副官、參謀等人站了一屋子。阮劍八說他一直在旁邊。當時白崇禧說,135師打仗很有經驗,但打高峰隘不是容易的事,你們戰死也要給我拿下來。

  高峰隘是昆侖關的一個天然屏障,攻破它就可直接威脅南寧,威脅昆侖關。當時是日軍的納見聯隊駐守。66年后,記者與阮劍八重游高峰隘時發現,這個地方并不如想像中那么險峻,為何有這么大的戰略意義呢?阮劍八說:“1949年以后新修公路,山頭被砍掉一大塊,以前的公路是從那邊上來的。”--他向著一處幾乎可以稱為懸崖的地方一指。記者怎么也想像不出這個怪石嶙峋的地方怎么可能有一條公路,于是就沿著山間小路上下走了兩回。經阮本勤指點,果然發現舊公路的路基,從懸崖下拐了幾個360度的大彎,再上一個幾乎有60 度的坡,才爬上高峰隘關口。據說,汽車上這個坡要準備好三角木,沖一段就墊住輪子,才能再往上走一段。從下往上看,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險地。

  百人敢死隊血灑高峰隘

  阮劍八是本地人,帶著敢死隊向高峰隘前進,他走在隊伍最前面,后來敢死隊員全部犧牲了

  部隊連夜開到離高峰隘不到5華里的騰翔村,在一個戲臺下集合。白崇禧決定要100個人當敢死隊正面沖鋒。副官把命令傳達下去,沒多久,士兵們就圍到設在戲臺下的副官席處報名,第一個報名的是一個排長。100人很快就報滿了,由團部特務排排長充當隊長。但后面還有很多人要報。副官不耐煩地一揮手,說不要了,都回去吧。阮劍八說:“當年白崇禧的威望極高,由他親自指揮戰斗,我們都以為是贏定了。還有好吃好喝,再加四塊銀元,那個時候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啦。”團長交代副官,讓他們好好吃一頓。副官叫伙房做了魚肉、豬肉,還找來好酒。雞鴨魚肉擺了上來,酒端了上來,敢死隊員不出聲地吃了起來。阮劍八在一邊看著,有點羨慕,因為部隊平時不常有肉吃的。

  吃完飯了,副官給敢死隊員分發武器。每個敢死隊員只有兩支駁殼手槍,6枚手榴彈。槍還是舊槍,是廣西兵工廠仿德國造的。“那時哪有什么沖鋒槍,拿步槍打沖鋒更慘,手槍還好點,雖然是舊槍,也好用。”又拿出銀元,給每個隊員發了4枚。阮劍八說,白崇禧在出發前作了動員:“弟兄們,中央第五軍正在昆侖關打日本鬼子,高峰隘也很重要,高峰隘的勝利,就是昆侖關的勝利。意義重大,望各位奮勇殺敵,奪取高峰隘!”隊員們齊聲答:“是!”

  團長蔣雄決定把第一營一部放到大高峰,準備包圍敵人;第二營到高峰隘對面山頭負責掩護沖鋒的敢死隊,敢死隊正面沖鋒,第三營在三塘,阻擊日軍增援部隊。阮劍八是本地人,帶著敢死隊和執行掩護的第二營向高峰隘前進,他走在隊伍最前面。

  當時天氣不錯,半夜時分仍能清楚看到路面,他們悄悄摸到高峰隘下面的濟榕公司廠房。這是一個加工廣西特產八角的工廠,早已空無一人,他們輕易地就占領了這個地方。敢死隊先埋伏在內,阮劍八則繼續帶著第二營向上走,到高峰隘對面的山頭布置陣地。阮劍八說,當年這時連草都沒有,光禿禿的全是黃泥。以前的幾場大仗,把這塊山頭的草皮全打沒了。而現在記者跟阮劍八重回此地時,圓圓的山包上是翠綠的樹林。

  阮劍八帶著第二營爬到日軍看不到的山的另一側,向張營長指點方位。士兵們沿山脊一線排開,山脊線滿滿當當全趴的是人。全營共27挺廣西兵工廠造的仿捷克輕機槍,朝著日軍陣地架好了。布置完了,阮劍八就跟著兩位副官回到騰翔的團部。時間一到凌晨3點,第二營的機關槍就響起來了,敢死隊開始往上沖。阮劍八在團部看見火光沖天,聽見炮聲槍聲響成一片。

  阮劍八帶著記者來到山下一排房子,說,這里以前是日軍的陣地。日本兵在石壁上鑿出邊長約1米的一個方洞,相隔約20米,連著5個,一個洞有一個拿步槍的兵,很難打。光為了收拾這5個人,就花了一個小時。他又指著不遠處的山崖下面說,那就是日軍的重機關槍陣地,山上還有一挺。敢死隊員怎么沖都沖不過去。要是有一個人能沖到重機槍那兒都可以把這個陣地拿下,但一個也沒能沖過去。第二營打到天亮的時候,發現下面沒了動靜--敢死隊員已全部犧牲。團長得知后打電話叫他們和其他兩個營都撤了回來。回來時得知第二營犧牲了近兩百人,損失慘重,一路上都是傷兵。阮劍八想去看看情況,團長說太慘了,小孩子不要看。

  奪取高峰隘失利后,白崇禧大罵蔣雄“飯桶”,蔣雄只好大罵營長飯桶。

  沒兵仍沖鋒嚇蒙日本兵

  白崇禧命令立刻反攻,其實我們只剩兩個連了,日軍以為增援部隊來了,嚇得轉頭就跑

  部隊因作戰失利,退到騰翔防守,雙方又進入對峙狀態,日軍的小鋼炮到處亂打,打到附近村莊,卻打不到國軍部隊。記者走訪高峰隘時仍有上了年紀的村民說,當年日本人的炮打到山的另一邊,把他們的房子都炸壞了。

  第二天,日軍的飛機和大炮開始發威,一路打到508團駐地騰翔,他們頂不住,開始一路后撤,退到雙橋,守不住,又退到武鳴街。武鳴街有高墻,易守難攻,部隊開始布防。拔第三營一個連到第二營,守武鳴街,第一營到1華里外的老虎嶺側面掩護。日軍的步兵開到了,先把第一營里外三層包圍在老虎嶺上,使其動彈不得,另一部分日軍開始向武鳴街進攻。團部令第二營死守,然后帶著第三營撤到里建。日軍久攻不下,下午用飛機把整個武鳴街轟成平地,第二營官兵全部陣亡。日軍跟著向里建追擊。第三營邊打邊撤,這時,團部接到白崇禧的電話,命令他們立刻反攻。團長蔣雄惱火地說:“反正我也沒兵了,反攻!”

  士兵們端著槍突然就向日軍沖去。阮劍八身上沒槍,只有一個防毒面具,但也跟著部隊向前跑。日軍一看國軍突然信心十足地向他們發起沖鋒,以為增援部隊來了,再加上他們的飛機和大炮炮彈全打完了,嚇得轉頭就跑。阮劍八回憶起來笑得非常開心“其實我們只剩兩個連了,哪里是什么大部隊。”這時原來被包圍在山上的第一營見日軍后撤,立刻向山下進擊。日軍眼看要被兩面夾擊,趕緊解除包圍撤退。

  阮劍八本來不離團長左右,但即將經過被炸毀的武鳴街時,團長把他留下了,先到前面看了看。回來團長就交代特務排,部隊要從南門走到北門,你們先去清理道路。阮劍八跟著部隊走過武鳴街時,已看不到一棟完整的房子,整個武鳴街幾乎夷為平地,特務排勉強在碎磚破瓦間開出一條路,清走被炸死的人,但碎肉仍隨處可見,“樹上、墻上,到處都是。”這時,團長蔣雄發狠說,“你們厲害,我們要更厲害!”第一營與第三營會合后,追著日軍猛打。一直追到高峰隘原陣地,日軍才穩住陣腳。兩軍又成對峙局面。

  不久炮營開到,雙方接下來十多天就一直互相炮擊,沒步兵什么事了。

  阮建八在團部里碰見幾個充當“軍民橋梁”的校友。這才知道原來學校已經遷到融縣。他讀書的念頭又起,向團長申請回去讀書。團長看他年紀小,就批準了。回到學校后,從每周由老師做的時事報告上,他才知道,原來他稀里糊涂地參加了一場大仗--昆侖關戰役。阮劍八回憶到這兒,有點難過,當年與他一同打過昆侖關戰役的戰友,能活到今天的幾乎沒有了。

  陣亡將士墓而今被推平

  承包人將墓推平種了果樹,150塊墓碑堆在一起。記者抹去碑上浮土,陣亡將士姓名等依稀可見

  2005年5月17日中午,記者走訪了昔日昆侖關戰役的舊戰場,從公路邊的“廣西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昆侖關戰役遺址”碑,沿一條窄窄的鄉間小路,走不多遠就看到昆侖關。門洞并不高,寬不過兩米,高不過三米,門洞內的題字碑只有一塊清朝年間的字跡可辨,其余三塊碑字跡幾乎完全消失,成了平平的石板。其中一塊上面還有當地村委會用油漆寫的公告,說不準偷甘蔗。而關口之上,有人建起了一座三面透風的關帝廟,似乎香火挺旺。

  昆侖關戰役研究專家、廣西畫家容杰告訴筆者,原來昆侖關古關口上是有兩層建筑的,跟古時城樓相仿。后來上層建筑被日軍炮火擊毀。這個小廟是近幾年附近村民自發建的。

  古關口邊上的小山,是放著杜聿明撰寫的“陸軍第五軍昆侖關陣亡將士紀念塔碑文”碑的紀念亭,碑文仍清晰可辨,但背面被人用油畫了個古怪的圖形,整個碑的基礎向一側陷落,碑身明顯傾斜,顯然多年未有整修。

  在南寧市郊邕江邊上的殺牛坡,曾是國軍175師駐守江防的陣地,在此犧牲的將士后來部分埋葬于此。記者走訪時,發現這些將士的墓碑被一個人造石制品廠的工人堆放到他們工廠的木圍欄外,上面長著野草,蓋著枯枝敗葉,旁邊還丟著一些垃圾。容杰說,這些墓原來在坡上,后來有人承包了這塊地,就把墓都推平種了果樹。承包人把墓碑堆放在一起,但好歹還弄了個簡陋的亭子擋雨,沒想到幾年沒來,竟然成了這個樣子。記者粗略數了一下,大概有150塊左右。抹去碑上的浮土,陣亡將士的姓名、所屬部隊番號、籍貫、死亡時間等還依稀可見。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大家都在搜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男子10年败光8500万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