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康盛世

"

  晉武帝司馬炎是魏晉時較有作為的一位統治者,他在位期間曾針對當時存在的社會弊端,在政治、經濟方面做了大量的改革,推行了一些積極的政策。為此,西晉的社會經濟有了很大的發展。這為漢民族與其他民族的和睦相處以及中華民族的進一步融合,為當時的人口發展做出了貢獻。

太康盛世

太康盛世——西晉的經濟繁榮時期

晉朝的太康盛世為什么如曇花一現?原因是什么

  西晉是中國歷史上三國時期之后的大一統王朝之一,一共傳位四個皇帝,僅僅存在50年。在三國末期曹魏的大將軍、太尉、太傅司馬懿與他的兩個兒子司馬師司馬昭都是權傾一時的權臣。在他們的鋪墊下,司馬懿的孫子司馬炎取代了曹魏的政權而建立西晉。后來,司馬炎滅孫吳,結束了三國鼎立的分裂局面,華夏民族重新統一。

image.png

  司馬炎滅吳之后為開創新的業績,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讓老百姓們擺脫了戰亂之苦,使國家走上了發展之路。司馬炎非常重視農業生產,從鼓勵墾荒、興修水利、擴充勞動力和加強監督等方面來促進農業生產。因為他的這些措施,使農業生產很快發展起來,出現了繁榮景象。從而出現了“天下無窮人”的諺語。

image.png

  司馬炎在位20多年。他為經濟、文化的發展做出了很多的貢獻。但是,由于受到時代的影響,他在政治制度上基本上沿用了漢代以來的分封制,嚴重地削弱了中央集權的鞏固。再加上晚年的時候,他的生活奢侈腐化,公開賣官,后宮佳麗近萬人,各級官員們不理政事,斗富成風,奢侈之風盛行,加速了西晉王朝的滅亡。據說,當時司馬炎的妃子特別多,他不知道晚上該臨幸哪個妃子,于是就坐著“羊車”,等羊到了哪個妃子的門口吃草,今晚就去哪個妃子宮里,這樣的作風難怪西晉會滅亡。

image.png

  由于司馬炎的腐朽,各大貴族貪暴恣肆,奢侈成風,導致政風腐敗、黨派亂起、宗室權力擴張與外族內遷問題,種下日后八王之亂與永嘉之禍的遠因。后來,司馬炎病重,沒有將國家大事托付給重要的大臣,開國的功臣們都已去世,朝中的大臣們惶恐不安,無計可施。國丈楊駿把持朝政,篡改詔書,在司馬炎死后,各路諸王都割據一方,為了爭奪皇位,內訌不已,形成了16年的內戰,史稱八王之亂。西晉王朝就此滅亡。

  本來好好的“太康盛世”,造就了“天下無窮人”的局面,發展的如此繁榮,因為司馬炎晚年的這些作為,導致剛剛建立起來的西晉像曇花一現,就這么滅亡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太康盛世:名不副實且危機暗伏

  在大家心目中,西晉是一個以短命和混亂而著稱的朝代。實際上,西晉也曾有一段世人稱頌的“治世”,這就是司馬炎剛登基時候的“太康之治”。

  所謂“太康之治”,由于其發生在晉武帝太康年間(280年——289年)而得名。這段歷史又被稱為“太康盛世”、“太康繁榮”。說句實在話,它和“文景之治”、“貞觀之治”比起來可實在不怎么樣。這個盛世是一個暗流涌動的盛世,它建立在流沙之上,根基不牢,一旦有點什么情況就會崩塌。

image.png

  司馬炎

  司馬炎雖然登基稱帝,但是卻并不能安臥。在外還有東吳在南割據一方,北面的少數民族問題也是急需解決。在內,為了完成取代曹魏的事業,從司馬懿開始一直到自己不知道殺了多少人,世家大族個個人心不安,惶恐萬分。尤其是曹氏子弟更是急需安撫的對象。

  為此,司馬炎剛等級就下詔讓已經被廢為陳留王的曹奐載天子旌旗,行魏正朔,郊祀天地禮樂制度皆如魏舊,上書不稱臣。他還讓劉禪的子弟一人為駙馬都尉,緩解了這些世家大族們對西晉政權的恐懼乃至反感。西晉攻滅東吳孫氏政權后,三國復歸一統,歷經了長時間戰亂的廣大群眾終于有了休養生息的機會。晉武帝司馬炎首先采取了一系列經濟措施以發展生產:一、屢次責令郡縣官勸課農桑,并嚴禁私募佃客。二、招募原吳、蜀地區人民北來,充實遭受戰火蹂躪的北方。三、廢屯田制,使屯田民成為州郡編戶。《晉書·食貨志》說:“平吳之后,……天下無事,賦稅平均,人咸安其業而樂其事。”在促進農業生產、加強財政制度等諸方面中最重要的措施,莫過于占田令。

image.png

  西晉統一局面

  太康元年(280年)晉武帝頒布占田令“以名占田”,分王室、官員及平民三種。(1)王室:王、公、侯,應以封國為家,但可在京城有房屋一棟。大國國王得郊田15頃、次國得10頃、小國得7頃;(2)官員:依照官員的品第準許其占據一定面積的田地、蔭客數及蔭戶數;(3)平民:人民向國家登記戶口,并呈報所占田畝數。占田令規定男子一人占70畝,女子30畝。可以見得,占田制既保護了政府收入,又保護了士族特權。占田制在曹魏原來屯田制破壞后,允許農民占有開墾無主荒地。對于貴族官僚而言,確認與保護他們的已占有的大量土地與人口,從制度上保障了其經濟利益。干寶的《晉紀總論》中對“太康之治”有一段記載:“太康之中,天下書同文,車同軌,牛馬被野,余糧棲畝,行旅草舍,外閭不閉。……故于時有天下無窮人之諺。”可見在太康年間,社會經濟有了一定程度的恢復和發展,階級矛盾有所緩和,相比于戰亂期間,老百姓的日子好過了,權貴的利益也有了某些保證。

image.png

  八王之亂

  為了籠絡人心,司馬炎大封功臣,而且和當年的西周、西漢一樣對子弟進行分封。短短幾年時間,晉武帝共封了57個王,500多個公侯。諸王手握兵權,對中央不利。對此司馬炎也想到了,他想用當年漢武帝推恩令,讓大國最后都變成小國。可是他在位的時間太短了,這項措施沒有能貫徹下去。而且建國之后晉武帝為首的統治集團揮霍無度,奢侈成風,邊境少數民族也虎視眈眈。這些都是所謂盛世之下的隱憂。后來趙王司馬倫篡位,齊王司馬冏、成都王司馬穎等人紛紛起兵,各地的都督也趁機以“清君側”的名義試探中央的反應,最后造成八王之亂,國家分裂。再加上邊疆的少數民族內遷,更是容易讓他們在亂世有機可乘最終釀成了五胡亂華。可以說司馬炎的太康之治不僅名不副實,還為子孫留下了很多的問題,乃至于成了國家動蕩的根源。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司馬炎一位極度愛美人的皇帝,也開創了太康盛世

  一般看關于古代后宮爭斗劇的都應該知道,皇帝一般都會有很多的妃嬪,除了一些個別的皇帝除外。曾經就有一句詩“后宮佳麗三千人”,由此也可以看出當時皇帝的妃嬪有多多。正所謂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況是貴為天子的皇上,因為擁有權力,所以可以后很多很多的妃嬪,不論年齡,只要皇帝喜歡。但是接下來要講的西晉開國皇帝晉武帝就不止后宮佳麗三千人了,但正是因為這位愛美人的皇帝,成就了中國古代輝煌的歷史。

image.png

  根據資料顯示。西晉的開國皇帝晉武帝司馬炎的后宮的妃嬪竟然有一萬多個人,是后宮佳麗三千人的整整三倍多啊。可見司馬炎到底有多愛美人。晉武帝司馬炎是晉宣帝司馬懿孫子,晉文帝司馬昭的嫡長子。剛開始晉文帝司馬昭是想要自己的小兒子繼承王位的,但是朝中大臣都反對,于是就在之后司馬炎就被封為了晉王太子,直到同年的八月份,司馬昭中風猝死了,之后司馬炎就繼承了司馬昭的相國的位子以及晉王的爵位。

  因為司馬炎的后宮的妃嬪很多,所以對于司馬炎來說,晚上到底要寵幸哪一位妃子就是一個很頭疼的問題了。于是司馬炎就想到一個辦法,自己坐在羊車上,隨養自己轉悠,羊車停在哪里,司馬炎晚上就住在哪里。于是就因為這樣,就有妃嬪在宮門上插上竹子,地上灑上鹽水,因為養喜歡鹽水的味道,就會跟著走過來,而且門口又有竹子,羊就會停下來吃竹子。這也就是“羊車望幸”這個詞語的由來。

image.png

  也就是這樣以為愛美人的皇帝,在后來在位期間卻做了不少利國利民的好事。還有一點就是司馬炎在位期間還有一個很不好的壞習慣,就是喜歡鋪張浪費,一點都不知道節儉,就喜歡過奢靡的生活。雖然如此,司馬炎還是有好的一面的。接下來小編就來給大家介紹一下。剛開始繼位的司馬炎其實心里面很明白,雖然他現在已經繼承了父親司馬昭的王位,但是現在的國家一直都處于動蕩不安的局面之中。在司馬炎在位的第一年就實行了無為而治的強國方針,不僅緩和了朝廷內部矛盾,并且安撫了作為司馬家族統治對象的曹氏家族,不但安定了蜀漢人民的心,還贏得了吳國人的好感。

image.png

  后來的晉武帝司馬炎還革新了政治,在治國上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上承曹魏,但是也具備自己的創新,三省制度的初步確立西晉代替魏,以王朝禪代的方式和平地進行,曹魏時的顯貴大都成為新朝的開國元勛。并且對于分封制度就行了改革。還頒布了法律,使國家進入依法治國的時代。還重任宗室,罷免州郡兵,當時兵役是農民最沉重的負擔,所以在當時對于老百姓來說是一件大好事。雖然到后來的八王之亂就沒有沿用下去了,但是曾經也是一個好的政策的。并且晉武帝司馬炎還擊滅了東吳,統一了中國,也就成就了之后的太康繁榮昌盛的景象。

  雖然晉武帝是一位極度愛美人的皇帝,但是也不可磨滅司馬炎一生所做的成就。小編想大家看到這里,對于晉武帝這位皇帝有了一定的了解了吧。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晉朝時期的太康盛世是什么結局?真相是什么

  晉朝歷史值得可圈可點的東西不多,“太康盛世”算一個。“是時,天下無事,賦稅平均,人咸安其業而樂其事。”這是《晉書》對“太康盛世”的記載。

  晉朝史學家干寶在《晉紀·總論》里描述得更具體:“牛馬被野,余糧委畝,行旅草舍,外閭不閉,民相遇者如親。其匱乏者,取資于道路。故于時有‘天下無窮人’之諺”。牛馬在野外隨便放牧也不用擔心被人牽走,人們居住的地方,大門常常開著。相遇了就像親人一樣和諧。如果你沒吃了,隨時有人會救濟你,幸福指數滿滿。

  這是晉武帝在位期間從280年到289年這十年的盛世景象。所謂“盛世”,就是內無嚴重的政治腐敗,外無迫在眉睫的敵國外患,社會治安良好,老百姓普遍豐衣足食的時代。盡管太康之治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就像是曇花一現那樣短暫,但確實為那個時期的人們生活生產提供了難得的安泰。

  不過,“盛”是與“衰”相對的,沒有衰世作背景,就沒有盛世的美麗和燦爛,每個盛世都需要一個大規模的禍亂之世作為前奏。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盛世是“文景之治”。在這個盛世出現前的50年,中國剛結束秦末戰亂。十余年的戰爭給中國造成了巨大的人口損失,約占總人口的百分之三十至五十。至于經濟損失,更是嚴重。大漢王朝建立之初,大概比任何一個王朝都要狼狽。《漢書》記載:“漢興,接秦之弊,諸侯并起,民失作業,而大饑饉。凡米石五千,人相食,死者過半。”“天下既定,民亡蓋藏,自天子不能具鈞駟,而將相或乘牛車。”

  同樣,太康盛世的背景是西晉平定了偏安東南的吳國,全國性的大規模戰爭剛剛平息,一樣是空前規模的人口損失,從魏晉前的5600萬人,到晉統一中國時才1600萬人,死亡人數高達4000萬。

  極衰之世的大破壞,正是盛世出現的前提。有人說,在大動蕩過去之后,新王朝只要能保證幾十年內不發生大的政治動亂,那么就不需要它提出多么高明的發展策略,只需無為而治就行,自然就會收獲一個豐盈的經濟自動恢復期。

  這話有些道理,加上晉武帝統一中國后還是有些作為,由于消除了外患,可以專心地從事國內的經濟革新。晉武帝首先廢除了屯田制,頒布了罷州郡兵以歸農、頒布占田制,使農民可以依法占有一定的土地,調動了農民辟田開荒、從事生產的熱情。再加上晉武帝注重招撫流民,興修水利,所以,西晉初年的社會經濟得到了較快的恢復和發展,出現了短暫的繁榮局面。

  在政治上,朝廷采取了懷柔政策,并且使無為與寬松政策成了西晉之初的立國精神,在267年頒布實施的著名法律制度《泰始律》就很能說明問題,這是一部操作性很強的法律,同時它還是中國古代法律思想史上“引禮入律”的典型代表。民本思想是禮的重要內容,在剛剛結束了長期戰亂后的社會,亟需某些思想文化來發揮指導作用,“引禮入律”有助于恢復經濟、安定民心。

  尤其難得的是,晉武帝還在人才上施行任人唯賢,不計前嫌,對人才進行積極的保護,從而有利于文化的繁榮,使得太康年間涌現出了大量的文化名人與文藝佳作。

  這些措施的施行無疑對于西晉社會的穩定與發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于是出現了民和俗靜、家給人足、四海平一、天下康寧的升平景象。太康年間,實際人口又增加到3500萬人。

  但是,在后人眼里,盛世難以出現,更難以持續。盛世的前奏是衰世,結局也似乎是衰世。如同中國歷史上的其他盛世,都未能避免“盛極而衰”的結局。相比之下,太康盛世甚至時間更短,為什么會這樣,原因就在于晉武帝實施的兩大惡政:王藩分封與縱容腐敗。

1557023073706215.png

  晉武帝輕松篡奪了曹魏的寶座,幾乎沒遇上什么反抗,他覺得這是因為曹氏分封不力,未曾發揮同姓王藩屏護皇室的作用。于是他登基伊始,便冊封了二十七個同姓王,大大提高了宗王的地位,加強了宗王的權力,允許宗王可以擁有一定數量的軍隊,甚至可以進入權力中心,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性,如此一來也就大大地削弱了中央集權。

  晉武帝沒有想到王藩分封是一把雙刃劍,既可以藩衛皇室,也可以撕裂皇室;他更沒有想到,薄薄的親情紐帶,根本系不住狂躁的權欲。兄弟反目,分外眼紅。

  果然晉武帝一死,尸骨未寒,宗王之間就互相廝殺開了。他身后的西晉二十六年中,這廝殺就占去十六年,史稱“八王之亂”。這是善打如意算盤的晉武帝沒算準的。多年戰亂,加上天災不斷,瘟疫流行,人們又開始大批死亡或流離失所,可以說將太康之治的大好局面消磨殆盡。

  唐朝柳宗元吸取了晉朝的教訓作《封建論》,他對西晉分封制的評價是:“魏之承漢也,封爵猶建;晉之承魏也,因循不革;而二姓陵替,不聞延柞。今矯而變之,垂二百祀,大業彌固,何系于諸侯哉?”西晉繼承前朝,仍然實行封建制,分封貴族的爵位,卻是一個短命的王朝。他認為西晉的分封制給國家政權帶來了滅頂之災,而唐改變魏晉封建制,國家基業得到穩固,是歷史的進步。

  晉武帝“自太康以后,天下無事,不復留心萬機,唯耽酒色”。有時候想想太幸福太悠閑不見得是件好事。晉朝的陶侃在廣州,閑時總是在早上把一百塊磚運到書房的外邊,傍晚又把它們運回書房里。別人問他這樣做的緣故,他回答說:“我正在致力于收復中原失地,過分的悠閑安逸,唯恐難擔大任。”

1557023082451534.png

  平心而論,早年的晉武帝也是個節儉成性、勵精圖治的皇帝,太醫司馬程據獻上一件用野雞頭上的毛織成的毛衣,晉武帝認為這是件奢侈品,命令把這件衣服在殿前燒掉,并宣示全國,從今以后不許再貢獻用特殊技法制作的奇裝異服。不過到了晚年就像換了個人似的,從平定東吳那一刻起,他從東吳后宮虜獲了5000名宮女,生活開始走向奢侈腐化,國庫錢不夠用,后來甚至公開賣官,導致了政治制度的腐敗。上行下效,各級官吏也不理政事,斗富成風,腐敗態勢蔓延全國,這樣的風氣迅速將西晉王朝推上了不歸路。

  后人記憶里的西晉掌故,要么是奢侈荒淫,要么是悲愴怪誕,此前此后,也很少有統一的中央集權王朝,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里,從上到下腐朽糜爛,西晉創造了一個奇跡。

  盛世的傾頹,往往在極短時間內定局。晉武帝前期是晉朝統始達到的最高峰,然而在極盛之后,消費天下過甚,很快導了衰敗。“八王之亂”的狂飆瞬間吹散了曠代繁華,晉朝從此一蹶不振,陷入了風雨飄搖之中。晉武帝羊車恣性,晉惠帝不食肉糜,晉懷帝青衣行酒,晉愍帝流亡受辱,這是西晉四朝皇帝給后人留下的印象,更兼有王愷石崇斗富、賈南風亂政擅權、永嘉之亂的曠古災禍,直到只有51年國祚的西晉被匈奴人滅掉,中原生靈涂炭衣冠南渡,國家進入血雨腥風的大亂世。

1557023093823214.png

  從盛到衰,如此迅速,其原因當然是盛世的出現依靠的是人治,衰世的來臨同樣也是人治因素,缺乏制度性的約束。中國歷史上的太康盛世,只在史書上留下了統治者權術的精明,組織的強大,卻沒有留下太多制度性的成就。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晉武帝在位的二十五年,是西晉皇朝相對安定時期。這期間,從太康元年(280)到十年(289),是西晉比較繁榮的時期,保持了一個小康的局面。

相關新聞閱讀
男子10年败光8500万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