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盧溝橋事變

"

一寸河山一寸血。歷史永遠銘記1937年7月7日的那個晚上,日本開始發動全面侵華戰爭,槍聲喚醒了中華民族百年的沉睡。 1937年,日軍炮轟宛平城和盧溝橋,發動了對中國的全面侵華戰爭。7月7日的槍聲宣告了全民族抗戰的開始。這一天投下長達八年的暗夜,遮覆了3500多萬同胞的尸首;這一天刻印著一個民族心靈上難以愈合的傷痛;這一天記錄著中國人的難以忘卻的仇恨和恥辱。 盧溝橋的槍聲揭開了中國人民全民抗戰的序幕,中華民族自此欲火抗爭直至贏得抗日戰爭的全面勝利;中華民族的百年衰敗沉淪自此開始扭轉,古老中國從此走向民族獨立與自強。 78年后的我們在重新回憶過去的時候,又應該如何看待這段沉重的歷史呢?

盧溝橋事變

盧溝橋事變(七七事變)——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的開端

盧溝橋事變簡介及時間:盧溝橋事變誰開的第一槍

      導讀盧溝橋事變時間及盧溝橋七七事變簡介。在75年前的今天,1937年7月7日(丁丑年五月廿九),盧溝橋事變。日本軍隊向北平西南的宛平縣盧溝橋發動進攻,中國守軍奮起抵抗。

  1937年,資本主義世界爆發了新的經濟危機。為了緩和危機,繼續推行侵略擴張政策,日本帝國主義者制造了盧溝橋事變,向中國發動了全面侵略戰爭。

  盧溝橋位于北京城西南約15公里的永定河上,是北京通往各地的咽喉要道。從1937年6月起,日本侵略軍幾乎每天都在盧溝橋附近進行挑釁性的軍事演習。7月7日,日軍借口一名士兵失蹤,要求進入橋頭的宛平縣城搜查,遭到中國守軍的拒絕。當晚8點鐘,日寇突然向盧溝橋發動進攻,中國守軍忍無可忍,奮起自衛,中國人民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抗日戰爭,從此開始了。

  駐防在盧溝橋一帶的29軍,原是西北軍馮玉祥的舊部。這支部隊擅長刀術,每個戰士都身背一口大刀。每當日寇接近陣地時,戰士們就躍出戰壕,掄刀同敵人搏斗。日本軍隊集中火力連續猛攻盧溝橋石橋和平漢路鐵橋,鐵橋曾一度失守,駐守鐵橋的一個連僅4人幸存,其余全部壯烈犧牲。29軍將士勇猛頑強不怕犧牲,經過4小時激戰,又從日寇手里奪回了鐵橋。永定河畔的戰斗整整進行了一晝夜,幾百具日軍的尸體橫臥在盧溝橋頭,而中國守軍卻一直堅守在自己的陣地上。

  盧溝橋的炮聲激發了全國人民的抗戰熱情。事變發生的第二天,中國共產黨向全國發出通電,呼吁:"平津危急!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指出"只有全民族實行抗戰才是我們的出路"。在中國共產黨的號召下,全國各地的抗戰救國運動風起云涌。工農大眾和各界愛國人士以募捐、勞軍、宣傳等各種方式積極支援抗日前線。但國民黨政府卻推行一條消極的抗戰路線,他們不敢動員民眾,在日軍的大規模進攻面前猶豫動搖,致使北京、天津等地在7月底相繼淪陷。

  由于全國人民要求抗戰的壓力,以及日軍的侵略嚴重損害了英、美的在華利益,直接威脅到蔣介石等四大家族的統治,國民黨政府被迫于8月中旬發表《自衛宣言》,起來抗戰,并接受了中國共產黨提出的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主張。同時,南京國民黨政府軍事委員會宣布將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任命朱德為總指揮,彭德懷為副總指揮。不久以后,南方各地的紅軍游擊隊也改編為新編第四軍,葉挺任軍長。抗日戰爭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為抗日戰爭的勝利打下了基礎。從此,一場以中國共產黨人為中堅力量的偉大民族解放戰爭轟轟烈烈地展開了。

  事變發生后中日、國共各方都對事變的起因各執一詞,當事人關于盧溝橋事變的回憶中也常有互不相符的細節。

...查看更多
七七盧溝橋事變的起因及背景:日本發動全面侵華

  導讀盧溝橋七七事變簡介,日本帝國主義為了占領中國,發動了蓄謀已久的全面侵華戰爭。 1937年7月7日夜,日軍借一個士兵失蹤借口,要進入北平(今天的北京市)西南的宛平縣城搜查。中國守軍拒絕了這一無理的要求。日軍開槍開炮猛轟盧溝橋,向城內的中國守軍進攻。中國守軍第29軍吉星文團奮起還擊。掀開了全民族抗日的序幕。日本侵略者自1931年九一八事變侵吞我國東北后,為進一步挑起全面侵華戰爭,陸續運兵入關。到1936年,日軍已從東、西、北三面包圍了北平。從1937年6月起,駐豐臺的日軍連續舉行挑釁性的軍事演習。1937年,駐華日軍悍然發動“七七事變”(又稱“盧溝橋事變”),日本開始全面侵華,抗日戰爭隨即爆發。

  政治背景

  日本早在明治維新時期,在確立近代天皇制的同時,迅速走上了軍國主義道路,并制定了以中國、朝鮮為主要攻擊對象的“大陸政策”。20世紀初期,日本于日俄戰爭后取代沙皇俄國,在中國東北擴大殖民勢力,屯駐關東軍,設立殖民機構“南滿鐵路公司”,把東北作為對中國殖民擴張的基地。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擴大對華攻擊,出兵山東,脅迫袁世凱接受日本鯨吞中國的“二十一條”。第一次大戰后,日本通過加緊掠奪中國、朝鮮和其他亞洲國家,擺脫政治、經濟危機,在1927年的“東方會議”上對中國問題進行了精心策劃。1931年9月18日,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對中國東北發動襲擊,才3個多月就占領東北全境。翌年日軍進攻上海(一·二八事變),并攻占大片華北土地,威逼平津,又在東北建立“滿洲國”、在華北搞“自治運動”,希望能長期占領這些地區。1936年日本制定的總體戰略計劃——“國策基準”出籠后,日本舉行了一次“將官演習”,向參加演習的將官交代了全面發動對華戰爭的戰爭部署。

  此后,日本增兵中國東北,抽調精銳部隊關東軍進駐平津一帶,頻繁舉行軍事演習。1937年7月3日,關東軍參謀長東條英機向日本政府提議立即給中國以打擊,隨即于7月7日發動了七七事變。7月9日,中日雙方交戰部隊曾達成口頭停火協議。但同時,日本從中國東北和朝鮮抽調2萬多軍隊和百余架飛機投入華北地區。7月17日,日本陸軍參謀本部制定了《在華北行使兵力時對華戰爭指導綱要》,日本政府決定動員40萬兵力,希望用武力滅亡中國。

  清水節郎大尉指揮士兵作戰1937年7月7日下午,日本華北駐屯軍第1聯隊第3大隊第8中隊由大隊長清水節郎率領,荷槍實彈開往緊靠盧溝橋中國守軍駐地的回龍廟到大瓦窯之間的地區。晚7時30分,日軍開始演習。

...查看更多
盧溝橋事變的經過 76年前盧溝橋事變的現場回顧

  導讀:七七盧溝橋事變經過,1937年7月7日爆發的盧溝橋事變,被看做是八年抗戰的開端,然而對于1937年的中國來說,這卻是一場遲到的事件。中國抗戰史的源頭應當追溯到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關東軍在柳條湖制造的爆炸翻開了中國東北十四年淪亡的第一頁。關東軍試圖在苦心經營的“偽滿洲國”和國民政府之間建立一個緩沖地帶,奉天特務機關長土肥原賢二奉命開始了“華北工作”。

  1935年10月,“中國通”土肥原賢二親赴北平,展開針對國民黨29軍軍長宋哲元的工作。關東軍司令部發布命令,最遲在11月中旬,對宋哲元工作必須取得進展,但土肥原的華北之路并非想象中那么順利。與日本軍政界有著微妙關系的殷汝耕在土肥原的鼓動下宣布自治,疲于周旋的宋哲元建立冀察政權,土肥原親赴北平的努力換來兩個政權,在可進逼南京,可退守滿洲之間,“華北自治”滿足了關東軍的要求。

  自從“九一八事變”之后,在北平,“每一個春天總要重新發現一次戰爭的陰霾的”。可是1937的春天,“一種稀有的平靜空氣”彌漫于中日之間。3月,日本組成了一個由實業家和銀行家的經濟使團來中國訪問,還得到蔣介石接待,他們后來也做了一個非常樂觀的報告。

  不過,還是有人從這個平靜得有些詭異的空氣中嗅到了令人不安的氣息。1937年5月,英國記者詹姆斯·貝特蘭(JamesBertram)從華北出發到日本,臨行前,那位后來曾擔任蔣介石政治顧問的著名的中國通歐文·拉鐵摩爾,有些憂心忡忡地對貝特蘭說:“這太像1931年了,太平靜了,平靜得不能讓我們放心,我們怕又要見到一個‘九一八’!”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大概也沒有想到,兩個月后,他的預言竟然成了現實。

  秦德純與胡適等人的會面也有餞行之意。6月中旬,胡適、傅斯年等人接到邀請,讓他們7月中旬趕到廬山,參加“廬山談話會”。邀請是蔣介石發出的。1937年5月27日,蔣介石、汪精衛等大批黨政軍要員上了廬山,商討抗日之事。為了廣泛聽取意見,國民黨決定,以中央政治委員會主席汪精衛和國民政府行政院長蔣介石名義,邀請各黨派、各民主團體、各界名人前來廬山。按照會議安排,第一期談話會以華北代表為主,所以胡適等人也在先期邀請名單里。

  日軍在豐臺一帶頻頻演習,華北局勢將走向何處?所以秦德純決定在胡適等人動身之前宴請這些文化界名流們,也借此探測一下南京中央的態度。當時有北平法商學院教授陳豹隱、《益世報》社論主筆兼南開大學政治系教授羅隆基等人。胡適后來回憶,他與羅隆基當時還因為一些看法不同產生爭執。雖然天氣酷熱,但這些憂慮時局的學者們還是從下午一直討論到夜色深沉。不過從這場餞行宴回來不到兩小時,“盧溝橋事變”就爆發了。平漢線不通車,胡適由津浦路南下,到了南京,最終輾轉到了廬山。

  時光拉回到75年前,7月的北平,也是一幅“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背景迥異的各派人士,紛紛通過各種渠道打探消息。7月6日這一天,今井武夫受邀出席前國務總理靳云鵬秘書陳子庚的家宴。陳子庚的家在鼓樓附近,沒想到宴會剛開始,便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時任冀北保安總司令的石友三穿著中式長袍翩然而至。不邀自來的石友三顯然是沖著今井武夫來打探消息的。他見到今井武夫劈頭就問:“武官!日華兩軍今天下午15點左右在盧溝橋發生沖突,目前正在交戰,武官知道這情況嗎?”今井武夫矢口否認,然后追問石友三消息來源,石友三不肯透露,只關心保存自己實力的他匆忙表態:“即使日華兩軍果真發生全面戰爭的話,駐在北平北郊黃寺的我的部下,對日軍是不懷戰意的,所以請你務必盡力不叫日軍攻打他們。”未久就告辭而去。這位被譏為“倒戈將軍”的石友三以善投機鉆營、反復無常著稱,一生中三次背叛馮玉祥、兩次背叛蔣介石,一直到1940年公開投敵,最終被誘捕,活埋于黃河邊。

  7月7日22:40神秘槍聲

  當秦德純在面臨中海的一個亭軒上與胡適、傅斯年等人憂心忡忡地討論北平局勢的時候,一支日本隊伍正在京郊豐臺一帶進行軍事演習,正是他們的軍事行動引燃了持續8年之久的中日全面戰爭的爆發。

  “這天晚上,天空晴朗,沒有月光。星空下,可以隱約看到遠處宛平的城墻和附近不時移動的中國士兵的影子。這是一個寂靜的夜晚。”在1937年7月7日的日記里寫下這段話的人叫清水節郎,他是駐豐臺日軍第一聯隊第三大隊第八中隊中隊長。

...查看更多
盧溝橋事變的意義 七七盧溝橋事變的歷史價值

  導讀:1937年7月7日,日軍在盧溝橋附近進行夜間軍事演習。演習中,一名日本士兵“失蹤”,日軍憑此借口要求進入宛平城搜查,遭拒。20分鐘后,這個士兵已自行歸隊,但日軍大隊長仍下達命令,攻擊宛平城。此時已是次日凌晨4時50分……

  這是“盧溝橋事變”的開端,隨后這一事件演化成中國人民艱苦卓絕的八年抗戰。

  76年后,我們重新回看這段歷史,價值何在?

  在相當長的時間里,一般史論的重點,在于研究這一“偶發事件”為何演變成中日兩國全面的長時間的戰爭狀態。以“事件”之因,來探求戰爭之果,如此短促的邏輯結構——顯微鏡般的考察,事件“事實”越清晰,其在歷史進程里的意義卻可能越模糊。“盧溝橋事變”,何嘗不是一系列前因之結果,作為一種轉折性的因素,它又導致一系列的后果。如此,才是正當的歷史觀。因而,時至今日,當我們有條件以相對豐富的史實為基礎,可以拉開足夠長的時間與足夠大的空間,在中國自身現代化過程與全球性格局的互動關系里,重新審視這一事件的價值,我們的結論,當然不同。

  領導以北伐為標志的國民革命的蔣介石及其國民政府,需要解決兩大結構性矛盾:對內求國家統一,對外求民族平等——這實為辛亥革命之后中國所面臨的國家性難題。北伐成功后,蔣介石的選擇是:對內繼續消滅反側,對外暫時忍耐待時。亦即“先安內,后攘外”。這一道路,歷史學家郭廷以先生的評論是:“在步驟上亦自言之成理,豈奈為勢所不許可。”

  所謂“勢所不許可”,以中日兩國關系觀察,“九一八事變”后的不抵抗,失去東三省,按“后見之明”的研究者的歷史復盤:日本執政當局亦有文官集團與軍人集團之別,當時國民政府雖無能力全面對抗日本,但完全的不抵抗,反作用于日本當局,遂使軍人集團氣焰日彰。其結果,軍人集團一路狂飆,演進至“盧溝橋事變”之時,完全控制日本政局。其擴張之心侵略之行,再無國內的制衡之力。內外之間,略有閃失,稍微失衡,后果便難以收拾。

  “九一八事變”,以及東三省之失,再次昭示中國現代化轉型之艱難。如果說晚清中國遭遇三千年未有之變局,亦即傳統中國如何走向現代國家,其特殊之處,按歷史學家金沖及先生所論:近代中國一切社會矛盾中,最主要的是帝國主義和中華民族的矛盾。

  現代化轉型之際,中國與現代化先發國家——“中國/列強(帝國主義)”的矛盾,才是我們理解晚清以及民國,甚至當代中國核心性與結構性矛盾之一。自鴉片戰爭開始,其后的第二次鴉片戰爭,以及甲午海戰,無不是傳統中國“忍無可忍”之下被動而倉促的應戰。也差不多無有例外,每次對抗外侮,都伴隨著國內政治格局的動蕩。第二次鴉片戰爭,甚至內(對抗太平天國)外兩場戰爭,由此導致的國內政治格局,至1894年的甲午海戰,結果顯現:“李合肥一人對一國。”(超語)中國內部的糜爛,已無能力以一國之力應對外侮。這當然悲哀,卻是事實,亦是傳統中國結構性矛盾之必然。

  對抗外侮,已無動員并組織一國之能力,清亡,沒有意外。1911年,辛亥革命后,如何在列強壓迫下,建立一個統一的獨立的國家,便是當政者歷史性的挑戰。

...查看更多
事變內幕:盧溝橋事變日軍幾個關鍵人物的下場!

  導讀:1937年7月7日,幾個狂熱的日本軍國主義分子在上級的授意下,在北京盧溝橋挑起事端,打響了全面侵華戰爭的第一槍。那么,這幾個日軍得到了什么下場呢?

  田代皖一郎心臟病暴斃

  田代皖一郎是日本佐賀縣人,時為中將軍銜。1937年7月7日夜,駐豐臺日軍借口一名士兵“失蹤”,要求進入宛平城搜查,遭到中國守軍的嚴辭拒絕。8日凌晨,田代下達進攻命令,日軍猛攻盧溝橋及宛平縣城。中國駐軍奮起還擊,并于8日夜奪回了龍王廟及鐵路橋,打擊了日軍的氣焰。7月11日晨,日軍統帥部做出向華北派兵的重大決定,并且撤掉了田代中國駐屯軍司令官的職務。田代聞訊后,羞憤交集,于15日突發心臟病暴亡。

田代皖一郎

  牟田口廉也羞怒自殺

  牟田口廉也大佐,時任侵華日軍中國駐屯軍步兵旅團第一聯隊聯隊長。8日凌晨4時,牟田口廉也威脅中方談判代表,要進宛平城搜查失蹤士兵,被我代表王冷齋嚴辭拒絕。4時23分,牟田口廉也下令在現沙崗村大棗園沙丘陣地的炮兵向宛平城開炮,牟田口廉也在盧溝橋打響了第一炮,親手點燃了戰火。為此,天皇裕仁親授其金鷹三級勛章,晉升為少將。1941年11月6日又晉升為中將,編入南方軍,參加太平洋作戰。1944年3月8日,日軍發動“烏號作戰”,牟田口廉也率第十五軍3個師團及特種團計15萬余人馬,在緬印地區,被中美、英印聯軍和中國遠征軍打得落花流水,損兵折將十幾萬。經過幾個月的雨季大潰敗,牟田口廉也的十五軍已所剩無幾。日軍大本營異常惱怒,將緬甸方面軍司令官和參謀長全部撤換,牟田口廉也也被解除軍職,羞怒之下自殺。

...查看更多
結語

1937年的7月7日,日本人在盧溝橋旁的一聲槍響,劃破了一座城的寧靜,激起一支憤怒的軍隊,更喚醒了一個沉睡的民族。不得不說,七七事變是日本帝國主義為實現它鯨吞中國的野心而蓄意制造出來的,是它全面侵華的開始。全面侵華,在中國建立殖民統治,是日本帝國主義長期推行的方針。對于這段歷史,中華兒女永遠不能忘!

相關新聞閱讀
男子10年败光8500万彩票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