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滑國

"

滑國(?~公元前627年),周朝姓封國,爵位為伯爵。建都于滑(今河南睢縣西北)。公元前691年至公元前678年之間徙都于費(今河南偃師市西南),具體何時何因遷于費,因史料的缺乏不得而知。周襄王二十五年(公元前627年),滑國被秦國所滅。

滑國

滑國——周朝諸侯國

周朝諸侯國:滑國的發展史

  滑國(?~公元前627年),周朝姓封國,爵位為伯爵。建都于滑(今河南睢縣西北)。公元前691年至公元前678年之間徙都于費(今河南偃師市西南),具體何時何因遷于費,因史料的缺乏不得而知。周襄王二十五年(公元前627年),滑國被秦國所滅。

  公元前678年,滑國君主參加了霸主齊桓公組織的幽之會。

image.png

  春秋之際,若干諸侯小國,處于大國之間,欲求自保,不得不有所投靠憑依。滑國,作為鄭國附近的一個小國,在今睢縣西北榆廂崗一帶建立后,經常受到鄰國的侵擾。在春秋初期,它并沒有被鄭國吞并,而是成為了鄭國的附庸國。但這樣的政策也有過改變。公元前640年,鄭國因為滑國的背叛而攻入滑國都邑。于是滑國人服從鄭國,但鄭國軍隊回國后,滑國再一次倒向衛國。因此公元前639年,鄭國再一次討伐滑國。周襄王為滑國求情 。觸發周王室和鄭文公的矛盾,導致周鄭之間的戰爭。

image.png

  公元前627年,秦國東征鄭國的軍隊滅亡滑國,撤軍回國,途中為晉國軍隊全殲,是為秦晉肴之戰。秦國雖滅滑國,卻無法占領其土地。滑國土地之后由晉國所有。《左傳·襄公二十九年》載晉人語:"虞、虢、焦、滑、霍、楊、韓、魏,皆姬姓也,晉是以大。若非侵小,將何所取?武、獻以下,兼國多矣。"可證此處所論姬姓滑國,最終為晉國所取。

image.png

  西乞術、白乙丙、孟明視準備進攻鄭國,但是上了牛販子弦高的當,以為鄭國真的早已得知消息,有了防守準備,所以不敢再攻打鄭國,可是又怕回去無法向秦穆公交差,就順手滅了滑國,搶了不少玉帛、糧食和男女人口,裝滿幾百輛大車,取道而回。四月十四日,他帶領的軍隊到了地勢險絕的崤山地帶(今河南陜縣東),被早已埋伏在那里的晉軍殺得全軍覆沒,他自己和西乞術、白乙丙兩名副將也做了俘虜。晉襄公打算把他們幾個押到太廟里,宰掉當祭品。幸好孟明視回了秦國。

  滑國滅亡后,后人以國為姓,形成滑姓(如漢代人滑興)、滑伯姓(如陳留漢有滑伯堪,為齊悼王中尉)。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揭秘:春秋時期的滑國是怎么被滅的?

  春秋時期除了幾個五霸之外還有其他一些比較大點的諸侯國,比如鄭國宋國魯國等等,但是也有一些非常弱小的小國,這些小國的命運完全掌握在大國的手中。有這么一個小國,因為一個大國的軍隊沒有完成任務,所以順道滅掉了他來充當了戰利品,這個倒霉的小國就是滑國。

image.png

  我們知道春秋時期的鄭國和衛國這幾個國家大部分時間都是被大國欺負的,秦國、晉國楚國齊國這些大國有事沒事就要打打他們來展示一些自己的武力。而滑國則是鄭國和衛國這種小國欺負的對象,滑國是周康王時期分封的周公的第八子的領地,在當時的級別上是伯,這個爵位和秦國的爵位相當。不過在春秋時代,這樣的小國即使是公的爵位也很難有話語權,這種小國的作用就是跟著大國開一下會,有事沒事被打一下。

image.png

  滑國的領地也是非常小的,只有一個縣的土地這么大,根本沒有機會能夠逆襲稱為大國。所以說滑國一直就在春秋時期夾起尾巴做人,不過即使這樣滑國還是沒有逃脫滅亡的命運。春秋時期秦穆公為了奪取中原的霸權,于是派遣部隊攻擊鄭國,鄭國雖然平常欺負滑國很厲害,但是遇到強盛的秦軍還是沒有辦法,于是鄭國想到了一個主意。

image.png

  鄭國的商人假裝出來慰勞軍隊,并且告訴秦軍鄭軍準備充足,秦國軍隊雖然能征善戰,但是也擔心戰敗丟了面子,所以就撤軍了。可是從秦國到鄭國這么遠不能白來一趟呀,于是秦國的將領順手滅了滑國,這個過程史書只進行了非常輕描淡寫的描述,也就是說滑國幾乎沒有多少反抗就被滅了。在春秋時代,滑國這樣的小國的生死存亡完全在大國手里掌握,滑國也只能作為春秋時代秦晉爭霸的犧牲品。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春秋小國滑國在夾縫中生存,最后結局如何?

  一般認為,滑國是西周初期建立的姬姓諸侯國,為伯爵,《左傳》中有提到“滑伯”。由于缺乏史料記載,后世對西周滑國的歷史知之甚少,其首封君不可考。

  關于滑國的具體地望有不同說法,有的說在今河南滑縣,有的卻說在今河南睢縣西北,后來遷國于費(今河南偃師縣南),這三個地方雖然都在河南,卻相距甚遠。但不管怎么說,春秋時期的滑國在河南偃師縣南不會有誤,至于何種因素遷國于此,就不得而知了。或許滑國跟眾多諸侯國一樣,早在夏商時便已存在,而河南滑縣是它最早的故地,后來改朝換代,頻繁遷移幾經重封,滑國地望因此也有了多種說法。它們之間究竟有什么聯系,具體事實有待考古的挖崛與考證。

image.png

  滑縣說,是根據境內的滑臺城,唐代《元和志》記載:“滑氏為壘,后人增以為城,臨河有臺,故曰滑臺城。”但滑縣在春秋時為衛國曹邑,滑縣之名為明朝洪武年間所設,因滑臺城得名。而滑臺城之名成名較晚,兩漢之前的古籍中絕無記載,難以追根溯源,故其可信度值得懷疑;睢縣說,睢縣故稱襄邑,《后漢書·郡國志》云:“襄邑,有滑亭。”這個“襄邑”,據西晉杜預注:“滑,鄭地,在陳留襄邑縣西北。”《左傳·莊公三年》記載:“莊公三年冬,公次于滑。”注曰:“滑:鄭地,在陳留襄邑縣北。” 說明春秋初期的滑國地望確實在睢縣西北、民權縣西南一帶。但到了《左傳·莊公十六年》即公元前678年,“(魯)會齊侯、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男、滑伯、滕子同盟于幽。”杜預注:“滑國都費,河南緱氏縣也。幽,宋地。”“緱氏縣”,秦置縣,在今河南偃市緱氏鎮。這個時候的滑國已經遷到了費地,而且參與當時諸侯國的會盟,成為春秋首霸齊桓公聯盟中的一員。

image.png

  滑地由來,《說文解字》云:“滑,從水,從骨。”“骨”是一個很古老的字,甲骨文中的寫法是上面畫有幾節骨叉,下面是一塊類似肉的東西,意思是用來保護和支撐肉體的架子,引申為塑造一個人的品質、德行和修為,比如“骨氣”、“傲骨”、“骨鯁(正直)”等等。古人早已從水的屬性中得到發,為人處事要像水一樣清澈、潔凈、柔順、包容、光明正大、川流不息(進取)等等,如此方能支撐起以上優質的品行,“滑”即是由此組合而來。但早期的“滑”并沒有“滑頭”、“圓滑”、“油滑”等貶意,是后來不斷橫向引申出來的傍支。

  滑國雖然近鄰鄭國,但鄭國在最強盛的春秋早期卻沒有滅掉滑國,說明滑國在政治上是依附鄭國的,除此之外,滑國也是作為鄭國軍事上的東南緩沖地帶而被保留下來。可是隨著鄭國鄭莊公的去世,鄭國春秋小霸的地位也一去不返,滑國改弦更張,拋棄鄭國,轉而投向了衛國。據《左傳·僖公二十四年》記載:“鄭之入滑也,滑人聽命。師還,又即衛。鄭公子士、泄堵俞彌帥師伐滑。”說得是公元前640年,鄭國以滑國背叛盟約為由入侵滑國,滑國投降。但到了公元前636年,滑國再次背棄鄭國,鄭國再次派公子士、泄堵俞彌興兵討伐。后來周襄王出面為滑國求請,結果鄭國不吃這一套,導致周王室與鄭國繼當年鄭莊公繻葛之戰七十年后再次發生交戰,但這一次周襄公吸取周桓王的教訓,不敢單打獨斗,聯合狄國軍隊攻入鄭國櫟城,迫使鄭國放棄對滑國用兵。

image.png

  滑國最后的滅亡是春秋中期秦晉爭霸中的一個頗為滑稽的尾聲。公元前627年,當時的中原霸主晉文公重耳逝世,與晉國爭霸多年毫無所獲的秦穆公覺得時機來了,便派孟西白(西乞術、白乙丙、孟明視)三員愛將帶兵東出偷襲鄭國,以向中原顯示秦國國力,不料,軍隊到了滑國附近被一個叫弦高的鄭國商人糊弄,使得鄭國有了防備。孟西白三人不敢再貿然進攻鄭國,但無功而返又恐秦穆公責怪,便順手牽羊滅了滑國,搶了幾大車財物歸去,可憐的滑國就這樣無緣無故的亡國了。

  滑國這個滑稽的結局,倒也不辜負這個國名。秦國雖然滅了滑國,但于秦國而言,不過是一塊飛地,最終還是落入晉國的版圖。滑國亡國后,國人以滑為氏,形成滑姓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春秋歷史:幸運的鄭國和躺槍的滑國

  在公元前627年的二月份,那天天氣還是冷的,并且還下起了大雪。讓我們再把目光轉移到秦國東邊的一座關隘—函谷關:只見從關口內陸陸續續走出了一支軍隊,紛亂的旗幟被風吹得呼呼響,上面大大的寫著一個“秦”字,毫無疑問,這支軍隊是來自秦國的。不過奇怪的是,這支秦軍大冬天的為何急行軍?這是往哪去呢?

  這得要從幾年前說起。那是公元前632年,一場城濮之戰,讓晉國坐上了春秋霸主的位子,這是自齊桓公稱霸以來的第二位霸主。那這和秦國有啥關系?原來當年晉國與楚國交戰之時,中原地區的鄭國同時在晉國和楚國兩邊下注,當時的晉文公很生氣,后果很嚴重,于是他拉上秦穆公一起攻打鄭國。不過鄭國出了個人才,叫燭之武,他不知給秦穆公灌了啥迷魂湯,竟然說動了秦穆公,不僅沒讓秦國打鄭國,而且還讓秦國出兵替鄭國防守(具體燭之武如何說秦穆公,請看語文課本《燭之武退秦師》一篇)。

image.png

  這叫什么事?也正因為這樣,晉文公打消了進攻鄭國的念頭,后來秦穆公一想,不對呀,我被耍了!在秦穆公后悔、又無法發作的兩年后,機會來了:當時鄭文公、晉文公先后病死。這意味著什么?霸主這位子空缺呀!既然沒有霸主,我秦國就來當這個霸主,不過在當這個霸主之前,我得先拿這個曾經欺騙我的鄭國開刀,讓鄭國成為我秦國稱霸諸國的墊腳石!

  因此,也就有了剛開始說的秦軍出關。而這支秦軍正是秦穆公派遣進攻鄭國的軍隊,領兵者是百里奚的兒子孟明和蹇叔的兒子西乞、白乙。當然他們這次的滅國行動主要是偷襲,如果光明正大地去,倒是會讓鄭國警覺,況且當時鄭國的北門還是秦國的將領把守,天賜良機呀!

  正當秦軍士氣高漲地走在去往鄭國的官道上,這時前面突然來了一支牛隊,為首的是鄭國商人弦高子,他們正是去洛陽做買賣。作為一名商人,弦高子是很敏感,看到這支戰車士兵齊整的軍隊,不像我們鄭國軍隊,再一看旗幟,嚇了一跳,竟然是秦軍!他們來干什么?難道是來幫鄭國防守?不對,不對,他們是來打鄭國的!

image.png

  想到這里,弦高子嚇了一身冷汗,不過很快他就冷靜下來,現在最要緊的是,盡快讓鄭國國君知道,一旦秦軍兵臨城下,一切休矣!要想讓鄭國有所準備,首先要先拖住這支秦軍,于是他看了看他自家的牛隊,頓時想了個辦法:獻牛。

  怎么獻牛呢?他以鄭國使者身份親自拜見進來的自稱鄭國使臣的不是別人,正是弦高,擺著個架子,裝作真的是一個使者一般,行覲見禮,對孟明說:我們鄭國國君聽說秦國派軍過來,特命我帶來肥牛一十二頭,熟牛皮四張,來犒勞貴軍,還望將軍笑納。

  怎么回事?鄭國怎么知道我們來進攻,事情敗露了?怎如今鄭國已經有了防備,看來鄭國那邊的內應也應該暴露了,這仗該如何打?誰來幫幫我!

  想到這里,孟明已經沒有心思再去偷襲鄭國了,不過無功而返,恐怕回到秦國會受到責罰。你想想,大冬天千里遠征鄭國,最后消息敗露,大軍空手回去,雖然不會有生命之危,但就這樣回去,恐惹人恥笑,到時面子如何掛得住!也不知道這時誰說了一句:“我們不是在滑國嗎?”大家一想:對呀,雖然沒完成國君給我們的任務,但至少也能夠帶點東西回去,而滑國正好送到咱嘴里,就這么辦!于是孟明很快就滅了滑國,搶了所有的財物,然后撤軍,這就是“滅滑而還”。

image.png

  滑國也真是悲催,躺著也中槍!滑國,招誰惹誰了?以前的時候,滑國還能夠在鄭國和衛國之間來回徘徊,只要誰打他,他就向誰屈服,如果沒有秦國這檔事,一般大國對他是不屑一顧的,他只要利用鄭國和衛國之間的矛盾,然后保全自己。可是沒想到,秦國一來,他就莫名其妙地替他的對手鄭國背鍋,被秦國所滅,而被滅的原因也很奇葩:秦國不想無功而返。只因他處在秦軍回秦的順道上,就這樣被滅了國,無緣無故成了為秦軍泄憤的對象。

  你說這叫什么事!自己不找麻煩,麻煩倒自己送上門。在那樣一個時代,作為一個小國,沒有實力,保不齊啥時候就讓人給滅了。不過還好,最后晉國給你“報了仇”:在崤山,回去的秦軍中了晉國的埋伏,全軍覆沒,連統帥孟明、西乞、白乙三人也被俘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滑國滅亡后,后人以國為姓,形成滑姓(如漢代人滑興)、滑伯姓(如陳留漢有滑伯堪,為齊悼王中尉)。

相關新聞閱讀
男子10年败光8500万彩票大奖